欺诈组今天结婚了吗?

魔道第一澄吹,给舅舅疯狂打call。
欺诈组结婚!

已经不更文了但还是想发点儿什么,想想自己勉强还是个coser,就发点cos照呗~

起床三十题-黑花同人

#舌吻醒

#黑花日常温馨短篇

#小学生文笔,OOC OOC OOC,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手机排版简直没有爱啊


    早晨的阳光透着窗印照进房内,虽然只是细小的微光却让解雨臣觉得刺眼。他稍微的拉起被子遮住脸,翻了个身继续睡。今天是假日,解雨臣难得的小赖床。起的一大早准备早饭的黑瞎子体贴的没有叫醒他,拉了拉窗帘让阳光不那么刺眼,离开房间。一切都打点完毕之后才准备叫解雨臣起床。

「花儿爷~起床啦」黑瞎子轻手轻脚的走向床边拍了拍解雨臣的肩膀「花儿爷,别睡了早饭都给你准备好了,起床啦~」解雨臣没有理会黑瞎子,继续睡自己的觉。

突然,黑瞎子恶趣味的笑了声,靠近解雨臣的耳朵。压低声音道「...不起床我就亲你啰」

解雨臣微微的抖了下,仍然是没有回应。黑瞎子见状也不客气了。

唇抵上解雨臣的唇,黑瞎子柔柔的蹭着,偶尔伸出舌头舔一下。或是小力的咬着解雨臣的下唇轻啮。贴着解雨臣的唇,黑瞎子说道「花儿这样还不起来?」语气带着笑意,结尾微微上扬。

舌头钻了进去,开始舔拭贝齿及口腔内部。解雨臣急了,推了推黑瞎子。他知道黑瞎子在逗他,可他没想到他连舌头都给钻进来了。黑瞎子不为所动,还勾起他的舌吸吮了起来。「...唔!」直到解雨臣被吻的头脑有点昏了,黑瞎子才离开。嘴角还残留着双方的唾液,黑瞎子舔了舔「哈,花儿醒了?」笑着问道。

解雨臣缓了过来,瞪了黑瞎子一眼,然后一拳打在他侧腰上。「我都还没刷牙洗脸,你脏不脏。」黑瞎子嘿嘿一笑,捂着被解雨臣打的有点疼的腰,心想这一下打的力道还真有点儿大,道「不脏不脏,咱们花儿最香了」「你...!」解雨臣还要发难就被黑瞎子打断了「嘿,花儿你别骂了赶紧去盥洗下吧,早饭都要凉了。快洗好咱们一块儿吃早饭」在解雨臣额上吻了下,然后离开房内。

解雨臣摸了摸额头嘴里嘀咕着「...今天姑且饶了你。」嘴角却弯起了一抹笑。随后近了浴室盥洗。


盗墓笔记 邪花 再来呢

#高烧四天不会死的我说真的

#本人就是那个发烧四天还活着的#

#小学生文笔请轻拍

张起灵沒有回来,得知这个消息的吴邪意外的平静。

他什么也沒说,也沒有过多的表情。就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一样,只是兀自倚着窗口抽菸。

很安静,时间仿若静止一般。吴邪反覆着吸菸吐菸的动作。

解雨臣站在他的对面,看着吴邪。明明距离那么的近,但解雨臣卻怎么也看不清吴邪的脸。

感觉,这个人,我不认识了的错觉。

就当吴邪快把半包菸都抽完时,他才開口向解雨臣說「我好久,沒有好好陪过爹妈了。」眼神很淡很淡「小花我想回去。」

过了很久,解雨臣才明白,吳邪其实是在逃避。他以过于平静的方式逃避着。那一天的小花我想回去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意思了。

对于他来说,想回去的,究竟是与那人擦肩而过之前,又或是与那人相约之前,连自己,都不知道了。

离他最亲的三叔是最先走的,吴邪难过了一阵子。后事办完后,他接手了三叔底下的盘口,把不需要的都卖了,不能卖的就全收到自己的铺子里。

再来是他的爹妈。回到长沙时他爹有帮他处一个对象,但父母走了之后他们就分开了,孩子也沒要。反正他们本来就沒有什么感情可言。

离开了长沙之后吴邪並沒有回到杭州,而是跑到了北京。那天是下雨天,吴邪沒有打伞站在解家大门前。沒敲門也沒喊声,是出外回來的伙计发現了才赶紧通知解雨臣,将人給抗了进去。

昏了一个礼拜,高烧了四天睡了三天。解雨臣一直在吴邪身边照顾着,工作也全部搬到这儿作业。

「小三爷你也赶紧醒啊,不吭一声就跑来連短信也沒发个…」解雨臣说着,替换掉吴邪额上的毛巾。趴在床边盯着吴邪的脸,解雨臣发现,仅管是在睡梦中吴邪的眉仍是紧紧蹙着的。用手将它抚平,解雨臣叹了口气。

「都已经十年了呢,吴邪。 」话语里藏着些许无奈,「你等他等了十年 .... 」解雨臣的话顿了顿,最后还是沒有把想说的说出口 。

“可我在这儿等你已经不止十年 。”

【未完】

盗墓笔记 瓶邪 吴邪生贺

#吴邪,生日快乐。

#好不要打我

#我知道我写的差断奇怪地方

#我不会写瓶邪啊啊啊…

小学生文笔请轻拍谢谢qwq

三月五日。

其实吴邪自从十年前张起灵离开之后,就没有在过过生日了。

没有什么原因,反正生日过不过都是会长岁数的。

他只是不想要那么明确的有某样东西告诉他时间正一点一点的流逝着。

「欸生日不过就算了,元宵节你不是也要自己一个过吧!多闷啊!天真你就出来吧咱们好阵子没聚聚了。」

如果不是今天胖子一通电话死活要吴邪出来他现在肯定不会出现在这。

西湖楼外楼,解雨臣包下一间大的包厢。

吴邪到时,桌上已经有满满的菜了。香味四溢,原本不是那么有胃口的闻到后又特别饿了。

大家就位之后,解雨臣先开口「小邪,生日快乐」吴邪笑了笑对小花点了下头,「小邪哥哥生日快乐啊!」秀秀腼腆着笑接着说。

「天真今天你生日,咱们今天不把这楼外楼贵的东西点一遍吃一遍谁都别想走啊听到没有!」胖子拍拍那又圆了一圈的肚子说道,吴邪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喝了口桌上的茶之后拍了下大腿「行!就吃,没吃的我跟谁急」「嘿哟这才像话,听见没咱们天真发话啦」

嬉嬉闹闹的,和之前一样,又不一样。

少了那一个人果然还是…

张起灵,小爷今年三十八岁。

我等你十年了。

元宵节快乐各位